欢迎光临
告诉你些不知道的事情

指甲花是什么花(染指甲的指甲花是什么花)

过了八月十五,已是仲秋时节,天气虽然还未见凉,家头门口两旁已然开败的指甲花却在告诉大家,秋意真的来了。

岐山人口中的指甲花学名叫凤仙花。虽然不是什么奇花异草,可是在我小时候不是谁家里都种的,我家里就没有种过。那时觉得这花又稀奇有新鲜,总想着去别人家偷偷挖上一棵回来,看看自己是不是也能种活。而今,家门口每年都有指甲花翘首盛开,可她们从荼蘼开到凋落,也难得被人关注。果真是世事交错。

要是在小时候,我们可不会眼睁睁看着这些指甲花这样开了又败。指甲花,花如其名有大用处,那就是用来捂指甲。小时候村子里好像有无数的小伙伴,每天放学回家做完作业后,就全交由我们自己制造欢乐时光。在最开始的时候,我自己也不懂指甲花的奥秘所在,姐姐和她的伙伴们在暑假里总是会搞些神神秘秘的玩意——譬如捂指甲花就是其中之一。

看着那些女孩子个个手指头尖儿被捂得成了屁红(屁红是什么红?宝鸡人应该都懂,可以参考文章配图)色,虽然看起来挺好的,我可并不羡慕。原因有二,要捂好指甲并非那么容易,通常是要将捣碎成泥的指甲花茎叶,用塑料纸(用够桃叶子最佳)包裹在手指头上一整夜,包得像一个个小鼓槌似的,肯定手指不舒服;第二个也是最重要的,捂指甲是女子娃娃们才弄的,男娃绝对没人肯捂。当然也例外,那肯定是一年级以下的孩子才干的事。

在村子里,在校园里,在有小孩子的任何地方,看见谁的手指红红的,不用问都知道她(他,也有例外嘛)一定是捂出来的。小姑娘们一见面齐刷刷地伸手,开始叽叽喳喳相互比较谁的颜色更亮,谁的更红。然后旁边没有捂过的人就央求着她们也给自己捂几个。要说捂指甲花难度并不大,只要能弄来指甲花,再去药铺买几毛钱白矾;把指甲花茎叶捣成泥,和上少许白矾,将这种混合物用够桃叶子包在指头或者趾头上,睡一夜醒来就算捂好了。只不过还是要看技术的,有的人半截指头都上了色或者颜色太淡,那自然就算不上好的技术了。话说回来,捂得好的也不见得是自己亲力亲为,大多是大人从旁协助。小孩子嘛,都图个玩,学个样样。那时候孩子基本都在村子里长大,于是也一起玩到大,捂指甲花的孩子们多了,也就成了一件热闹的季节性活动了。

捂指甲花已成往事,花还依旧在眼前。

看着几抹略显干枯的粉红花瓣,不时随微风呆滞地晃动着,显得苍老而又疲惫。再仔细看去,会发现指甲花的尖儿上、杈儿上全是花籽疙瘩。用手拨开一看,一颗颗灰黑色的种子拥挤在里面,有的籽已经散落在了周围的泥土里,环顾眼前虽然是无可奈何花落去,但是可以想见,来年这里定会花海依旧。

作者简介:流音,岐山人。爱我岐山小编。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