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告诉你些不知道的事情

雮尘珠为什么在献王墓(雮尘珠在献王墓,鹧鸪哨为何不跟陈玉楼去云南而去了黑水城)

事实上,当年在陈玉楼准备去云南虫谷之时,根本没有任何线索指明雮尘珠在献王墓,反而是鹧鸪哨在瓶山一役之后掌握的线索,将雮尘珠的下落指向了古西夏的黑水城,雮尘珠在献王墓的线索还要等到数十年后才有。卸岭和搬山两派盗墓的目的本就不同,陈玉楼为首的卸岭群盗倒献王墓乃是为了发财,而志在寻找雮尘珠的搬山道人,又岂会跟他们继续合作,弃自己扎格拉玛族千年的祖宗遗命于不顾呢?这就注定了鹧鸪哨只能去黑水城。而且,这事其实早有先知作了预见,当然了,这也是作者的写作思路。

一.卸岭和搬山两派倒斗动机的不同,早已注定两派魁首最终要分道扬镳。
湘西瓶山元大将军墓一役,是搬山和卸岭两派破天荒合作、各取所需的一盗,然而集两派魁首合力倒斗,结果却只收获了一场惨胜,就是虽各有点收获,但双方却都损失惨重。搬山魁首鹧鸪哨在古墓中找到了雮尘珠下落的新线索,却折了师弟师妹老洋人和花灵;卸岭魁首陈玉楼带领的群盗二进瓶山终于破了古墓,鹧鸪哨还开棺起尸,在最后时刻拽了一条金扣玉带,助卸岭收取了全功,帮老陈挽回了一些颜面,可他手下死伤众多,从古到今,盗墓贼死伤最重的—次,可能就要属卸岭盗发瓶山古墓这回了,一役就差点让他卸岭魁首之位不保。

也是陈玉楼察觉到自己常胜山总舵把子的地位岌岌可危,而且他搭档罗老歪手下的部队大多逃散,多已收拢不住,常胜山在湖南地面上威风扫地,知道眼下这局面不容乐观,倘若不盗一座大墓狠捞上一笔,绝难东山再起。由于周围几省的古墓大多已毁,几乎难以找到未被盗伐的诸侯王级别的大型古墓,于是老陈就将目标转向了滇王墓。之后他们发现了一座仅被盗过两三回的末代滇王墓室,墓中虽也没什么明器,只有空棺一具,但他们却在棺板中发现了一张人皮地图,回去请巧手匠人复原出来,地图中所描绘的区域,竟然是献王墓的具体方位。

这事让陈玉楼大感重塑声威,巩固自己魁首之位的时机已到,于是他再次请鹧鸪哨联手,凭借这人皮地图,一起去倒献王墓。但此时新得到雮尘珠线索的鹧鸪哨,却满脑子尽是西夏黑水城藏有雮尘珠之事,对献王墓毫无兴趣,全部精神命脉都倾注在雮尘珠这一件事上。云南虫谷的传说虚无缥缈,世上有没有献王墓都不确定,兴师动众远赴云南,未必能有收获,所以他对陈玉楼说要先到黑水城沙漠盗宝,事成之后,再来相助卸岭群盗去找献王墓。

陈玉楼却不以为然,对他来说巩固常胜山舵把子的地位是当务之急。而且按理说去找深山老林中的献王墓,远比寻找埋在黄沙之下的黑水城,来得更加容易,毕竟有张标明路线的皮地图,可作参考;而在沙漠中寻找古迹,真是比登天还难,从没听说过有盗墓贼能在沙漠里寻藏掘宝。无边无际的沙漠,是盗墓者难以涉足的禁地,搬山卸岭的手段到了那种地方,都难施展。

就这样鹧鸪哨和陈玉楼各有一件不得不做的大事,并且都认为“对方设想之事缥缈无据,难以成功”,二人皆是心意已定,便八马九牛也拽不回头了。因此两人参商说到最后,也只道是“人各有志,不可强求”,只是在湘阴各自准备,分头去找献工墓和黑水城了。实际上,搬山与卸岭两派历来盗墓动机的不同,早就注定了这两派魁首,不可能再有合作之机,志在寻珠,挽救族人的鹧鸪哨,根本就不会弃扎格拉玛族千年的祖宗遗命于不顾,跟随老陈去云南。而在之后两人送行告别之时,发生的一件事,就更是促使鹧鸪哨进一步下定了去黑水城的决心。

西夏黑水城遭流沙埋没,要找到地下的古墓,搬山填海之术对此是无能为力的。自古相传,世上只有摸金一门,擅能搜山寻龙,分金定穴,他们的寻龙诀里有天星风水秘术,可仰望天星,俯察地脉。鹧鸪哨知道倘若学得此术,或是请到摸金校尉相助,想找那黑水城通天大佛寺古迹,便犹如探囊取物。可陈玉楼告诉他,这摸金校尉,传到清末张三爷那一代,这天底下也仅剩三枚摸金符,民国以后,便再没听过世上有摸金的事迹。当世就算还有三两个懂分金定穴的好手,如此世外高人又上哪里去寻?

也是缘分早定,冥冥之中自有安排,他俩在洞庭湖边告别之时,突然听到一伙盗墓贼讲起他们要去城中,绑架一位懂风水、善相地的胡先生,要挟他为他们指点古墓穴位,助他们盗墓。鹧鸪哨和陈玉楼皆想借此人探究天星风水秘术,于是在暗中帮这位胡先生解除了危机的同时,又登门拜访了他。这位胡先生就是胡八一的爷爷胡国华,他在知道鹧鸪哨他们就他一家老小之命后,就对两人说明了自己的师承,告诉了他们当世摸金校尉的下落,指引他们去找已出家的了尘长老。

陈玉楼自恃手里有幅人皮地图,又生性狂妄白大,也懒得去找什么摸金校尉相助,回湘阴整顿停当了,便带着先前选出的一众手下出发。而志在寻找雮尘珠的鹧鸪哨,则如迷雾中见明灯那样,找到了了尘,之后就成功拜他为师,了尘为了挽救扎格拉玛族为数不多的族人,便亲自与鹧鸪哨去了黑水城。可以说,找到摸金校尉这件事,也是进一步促成了鹧鸪哨与陈玉楼的分道扬镳,让鹧鸪哨更全心致力于黑水城之行。当然了,假如当年鹧鸪哨得知献王墓中有雮尘珠的线索,他定会选择去虫谷,只可惜这个线索要到数十年后,才由孙教授告知老胡和雪莉。

可见陈玉楼和鹧鸪哨在瓶山一役之后的分道扬镳,是必然会发生的。而且,结合整个《鬼吹灯》故事篇章来看,这也是冥冥之中早已注定之事。实际上,早有人对此作了预见,当然了,最根本也还是作者的写作意图和思路所决定的。

二.鹧鸪哨选择去黑水城,仅是一位预见后世的先知,为后世顺应天命所作的其中一个安排出现的结果。
陈玉楼和鹧鸪哨两人当年的这次分道扬镳,却让两人曾经许下的誓言大咒变化为真。当日在瓶山两人破墓后会合之时,陈玉楼看鹧鸪哨出生入死,心中大是感动,于是对鹧鸪哨说将来他去找雮尘珠时,常胜山十万盗众,定当助他一臂之力。水里火里,若违此言,就让他跟瓶山墓里铜人一般坏一对招子,终身做个废人。鹧鸪哨则说他在墓室中寻到了雮尘珠的一丝线索,若非常胜山相助,还在大海捞针,陈兄下次进山盗墓,山难水险,他定追随左右舍命报此大恩,否则也教他终身做个缺足短臂的残废之人。

当时二人激于一时意气用事,不经意间动了大咒,却谁都没真正往心里去。但最终一人在云南瞎了双眼,一人在黑水城断了一臂,正全了当时动大咒许下的重誓报应。不过,假如当年鹧鸪哨放弃寻珠,跟随老陈去云南,就不可能为后世的外孙女雪莉杨留下两枚摸金符了,甚至有可能没有雪莉杨,因为有红姑娘,他未必会去美国。而陈玉楼正是独行去了云南,在瞎了后没脸再见常胜山群盗,最终流落到算命为生,几十年后才有机会给胡八一他们作指引。假如当年有鹧鸪哨同行,鹧鸪哨一旦护他周全,没瞎眼的他继续做卸岭魁首,最终死在别的古墓也不知道,自没有机会见到老胡他们。

可见,缘分早定,冥冥之中早已就有了安排,献王墓注定要有后世的摸金三人组去倒,来自黑沙漠鬼洞的千年诅咒,也注定只能由他们的解除。而实际上,对于后世之中发生的这些事情,无论是鹧鸪哨与陈玉楼的分道扬镳,还是后世摸金三人组的解除诅咒之旅,早就有先知作了预见,并为此作好了安排。这位先知,就是张三爷。

为何说张三爷是预见后世的先知呢?关键就在于被他毁去的那半部《十六字风水阴阳秘术》上。当年张三爷自一古冢里掘得了十六字天卦全象,并结合摸金秘术“寻龙诀”,撰写了一部《十六字阴阳风水秘术》。但此书夺天地之秘,恐因泄露天机而损阳寿,张三爷便毁去“阴阳术”的那半本,只留下“风水术”的半部残本。不过张三爷虽怕泄露天机而毁去那半本秘术,但他毕竟已经窥探了天机,也预见了未来和摸金一脉后世之事。为了后世的传人,能够顺应天意解除鬼洞千年诅咒,他提前做好了安排。

张三爷将摸金符传给了了尘、金算盘和铁磨头,传符时告知了他们“合则生,分则死”;将剩下的半本“风水术”传给了“阴阳眼”孙国辅,并告诫他终身不得涉入倒斗一道。后来发生的事,我们也看到了。得到摸金符的三人,后来都因分开倒斗而死,三枚摸金符最终就被另有机缘的胡八一、王凯旋和雪莉杨三人所得;而孙国辅将半本“风水术”传给了弟子胡国华,并交代他也不得涉入倒斗一道,因而胡国华并未学里面的“分金定穴秘术”,这就让他后来只能指引鹧鸪哨去找了尘长老,而不是自己帮着鹧鸪哨去寻龙,促使了鹧鸪哨与陈玉楼的分道扬镳,而他手上的那半部《十六字风水阴阳秘术》,就只能在他的孙子胡八一手里才发挥出原有的作用。

这样一来,寻得雮尘珠去解除千年诅咒的秘宝硬件,“风水术”、摸金符、集摸金搬山两派的倒斗器械和已是陈瞎子手上的虫谷地图,就如约而同地全都汇集到了后世摸金三人组的手上,再加上观山后人孙耀祖(封学武)有意指引提供的雮尘珠线索,便助他们成功在献王墓带回了雮尘珠。如此渊源,也就全了当年张三爷的安排。可见,张三爷才是真正了不起的人,他对后世之事早就作了预见和安排。而就他为后世所作的安排而言,鹧鸪哨也必然会与陈玉楼分道,选择去黑水城,以顺应天意。后来雪莉杨在听陈瞎子讲完怒晴湘西的故事之后,感叹命运的指引,说的就是这一点。

杨听了陈瞎子叙述当年盗墓的往事,只觉得恍如梦幻,似乎我们的上两代人之间渊源极深。只不过鹧鸪哨所留下的书信日记中,并没有详细描述瓶山盗墓的事迹,要不是从陈瞎子口中得知,恐怕就永远埋没了。这使她更是相信冥冥中有命运的指引,又问我相不相信命运的安排。《怒晴湘西•第五十章》

当然了,所谓的冥冥之中命运自有指引安排,也是作者天下霸唱为整个《鬼吹灯》系列故事的发生,有意所作的设置,摸金天意命运一事,自是他笔下的成果而已。实际上,就他创作的时间顺序而言,他在《龙岭迷窟》之时的设定,也早已决定了他不可能再写鹧鸪哨在瓶山一役之后,会随陈玉楼去云南。因为《怒晴湘西》是《鬼吹灯》系列的第七部小说,创作时间是在第二部的《龙岭迷窟》之后,作者早就在《龙岭迷窟》中,设定了陈玉楼早年去云南虫谷,而鹧鸪哨去黑水城,自不可能在后来写他俩有交集的《怒晴湘西》之后,改变原来的设定和思路,再写鹧鸪哨去倒献王墓。

总体来说,卸岭和搬山两派倒斗动机的不同,已是注定了鹧鸪哨不可能会随陈玉楼去虫谷,当年也没有雮尘珠在献王墓的线索;而就当年张三爷为后世传人能够成功解除鬼洞诅咒,顺应天命所作的一切安排,也早已注定了鹧鸪哨必然要去黑水城。从这件事,其实就能看出《鬼吹灯》系列的整个宏观架构,这个系列就像漫威电影宇宙那样,每一件事都是互有关联,承上启下,我们绝对能称为“鬼吹灯宇宙”。一个人创了一方宇宙,这就是作者天下霸唱先生,最厉害的地方。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