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告诉你些不知道的事情

有的时候好像我的温柔突然就没有了用武之地

/早料到会有这么一天:
幼儿园层峦叠嶂的木床
后排,被老师点名的话唠兄弟。
在午后长睡不醒。
四月。拉开窗帘会遇夜幕。
失色啊!
月相,巨龙,
所有的星星/

董老师和冯小姐今年银婚;而我作为她们的女儿在感情路上迄今一事无成。冯小姐天真浪漫,多愁善感,天知道她有多少眼泪。可惜,她生我很早,早到她几乎还是个孩子;当然现在也一样。
董老师正相反,与年龄不符的踏实沉稳,让这位家中长子二十来岁就得到了老董的尊称。只有我姥姥姥爷、舅舅舅妈叫他小董,与他走得近些的同事,大都喊他老董或者董哥。
这样的两个人牵手站在一起,总有人暗搓搓地向我打听,你爸妈是师生恋吗。或许吧。他是她的厨艺老师,而她教给他爱。

他们那个年代的爱情,似乎很简单。没有什么门当户对的虚名,也没有买车买房的规矩。一本诗一辆自行车,两个人沿着江边,笃笃悠悠地走好远。
姥姥说,他家很穷的,你可要想好了。妈妈说,我想好了,非他不嫁。于是举行盛大的婚礼,在遥远的1995年。
关于那年那日的记忆,全部封存在一个叫做画王第二代的光盘里。时间1995年5月6日。地点襄樊大学家属院。
恍惚间我看见爸爸和妈妈,舅舅和舅妈,哥哥和嫂子,他们也是这样,在这里结为夫妻,从这里大跨步地走去。人生短短,任谁去了都回不来。我很小的时候,还坐过姥爷的自行车。

教师节发了五百块钱,给凌买了件春装,明天中午说好与袁买鞋去,你的鞋放鞋垫了吗?脚爱出汗,记得买两双鞋垫,你在那儿①差的东西太多,又过起了单身生活。
那儿的老师、同事对你好吗?喜欢你吗?讲课还顺利吗?凌凌在我旁边写作业,总写写玩玩,我说几遍快点写,她总借口不会写。我告诉她我把这事写在信上,她气得打我一下,哭着说:“下次给爸爸写信也说你不会写。”
我说起前面表扬她听话,每次作业打100分,她笑了起来。
——冯小姐,2001年
有些时候好像我的温柔突然没有了用武之地。我不知道在爱情里的自己和对方究竟需要什么。关于爱情我知之甚少。Sternberg爱情三元论中的激情、责任与亲密感总伴随着时间和境遇不停变幻。可能自小就注定了高敏感,哭和笑都顶直接,情绪的起伏像小石潭的边。
像我这样的人,如果最终找不到可以接纳我的,大约孤独一生;好在董先生和冯小姐的救济狗粮随时发放,饿得前胸贴后背我就拎包回家。
银婚快乐。
①进才。
我是董知了,不定期更新。码字不易,各位观众老爷不用打赏,帮我点点右下角的再看。先行谢过!
图文作者:董知了,属鼠,到处打洞。
董知了不胡说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我
更多精彩内容可回复关键词
考研 | 皮尔斯 | 进才
点“在看”给我一朵小黄花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