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告诉你些不知道的事情

人间七月 | 如果可以拥抱你就好了,但我只是一段文字

七月过得满满当当,满到坐下来码这个月的人间系列时,总觉得过了不止一个月。这也是这个月没怎么更新的原因,不更新的时候是去认真生活了。
??
七月飞行轨迹:深圳,杭州,上海。
许多年没去深圳,时隔多年,有被这个城市的新,年轻和野心,振了一小下。
同生活在深圳的朋友聊天,朋友是努力上进的二代,他说,来深圳的年轻人大部分目标明确:「搞钱」。
深圳莱佛士酒店
这座城市也的确给足了动力,比如在得知深圳湾一号的房价后,立马打起精神。听司机师傅说,深圳要建一个「腾讯岛」,所谓「腾讯岛」是腾讯和市政府计划在大铲湾打造的一个「互联网+」未来科技城,从用地面积、就业、居住人口规划来看,这里可能会成为一个类似苹果、谷歌的低密度总部基地。
不难预见,这里未来会吸引越来越多的「野心家」们前往。野心,不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危险又迷人的东西吗?
「电商根据地」杭州这几年也生机勃勃,去杭州是参加一个论坛,朋友是演讲嘉宾,于是得幸观摩学习。但杭州诗情画意的氛围太浓厚,毕竟「江南忆,最忆是杭州」,一到这里,骨子里文绉绉的那半人格便开始骚动。
杭州柏悦酒店
翘了半天会,去了趟灵隐寺,喜欢一路上成片的茂密的绿色,郁郁葱葱,温温柔柔。
晚上在西湖边聚餐,新荣记七月的杨梅格外新鲜,忍不住贪食。
晚餐后下起雨来,下雨的江南傍晚,让人想到所有温柔的人和事,连堵车也不那么烦人。
杭州和成都很像,靠在车里看向窗外,很多瞬间都恍然回到成都,只是七月的成都没那么多绿色。
杭州到上海,行程刚好和舒妮的凑上,时隔多年,又能大段大段时间地腻在一起。我和舒妮十几二十岁时上山下海,一起去过许多地方,那是一段无忧无虑的少年时光,十分难忘。
舒妮的建筑师事务所今年开张,现在每天是创业者的生活节奏。当年在road trip途中drive through超大号麦当劳薯条可乐,在车里放电音,超速被警车pull over的小女孩们长大成了会在饭桌上拿捏分寸的成年人。但不管怎样,和老朋友在一起,一趟杭州到上海40分钟的动车车程,也乘出了20岁在路上的感觉。
?
这段时间带在身边断断续续在读的是苏世民的《我的经验和教训》,这是一本关于他创立全球最大另类投资机构黑石集团的心路历程,但受益者绝非仅限于金融从业者,他的「经验」和「教训」放之四海而皆准,各行各业的人都能获益,大部分交易的本质和逻辑其实是相通的。
「时间会对所有交易产生负面影响。等待的时间越长,越有可能出现意料之外的棘手事件。」比如读到这段时,是凌晨两点,但我立刻分享到了项目群里,激励合作伙伴们一(熬)鼓(痛)作(宵)气。
在回忆黑石和日本日兴证券建立合资企业的这段往事时,苏世民写道,「处于困境中的人往往只为专注于他们自己的问题,而使自己脱困的途径通常在于解决别人的问题。」这在每项合作都推进得跌宕起伏,障碍重重的2020年,特别值得深思,自省。
不过读了1/2,类似这样的摘抄已经做了许多,这是一本非常推荐给处于事业上升期亦或瓶颈期的朋友们读的书。
除此之外,这个月还在一些碎片时间里翻完了拼多多创始人黄峥的公众号,意外被理工男的逻辑浪漫到,也看到了很不一样的解读世界的视角。
例如他在2016年那篇《测不准的爱情——佛、量子力学、逻辑和AI》中提到了量子力学里著名的「测不准原理」,「测不准原理」是说对一个粒子位置测得越准,速度的偏差就越大。测量本身这个动作就会使被测的事物受到干扰,你一测量,它就不是原本的它了,但不测,你又无法感知到它的存在。
由此,他联想到人类的爱情。
「也许这个世界本来就无法确定,本来就无常,所以我们才如此不懈地追寻永恒,追寻确定的安全感。我们不但追寻,还老想握住它,干扰它以此证明它的存在和自己的存在。可是殊不知它的存在也许根本就不是你所想的样子,它也从来不是不变,你越测量它,就越干扰它,越干扰它就越不是原来的它。当你无数次测验让自己心安了之后,它却已经被你改变了。如同信任、如同爱情,它测不准,测多了也就不在了。你只有笃信,只有认可不确定的命,接受它,它才在,你才幸福。」
笃信。我想了想那些我见过的在俗世中获得所谓幸福的人,好像都是能够做到笃信的人。那是难得的智慧。
只可惜这个公众号在2016年4月就停更了。
???
七月的北京,依旧是我热爱的样子。
中旬时,北京上空有彗星出现,据说6800年才一遇。恰好那个周末在文华东方酒店楼上的bar喝酒,抬手拍到了星星,还发了一条朋友圈:「看到过星星,其他就都平凡」。是在说遇见的人。
彗星的事,我也是后来才知道。
朋友在自己写字楼的露台上弄了个不对外开放的bar,在望京的高楼间自成一格。有天晚上露台没人,我们放了蔡琴的老歌。
最近很爱听蔡琴的《南屏晚钟》,另一天在上海外滩,有人点了首《南屏晚钟》,我还跟人跳了一小段,是上个年代长辈们爱跳的那种交际舞。节拍不定踩准了,但跳得很开心。
另一个朋友在后海胡同的四合院里开了一家叫元古的中式甜品店。
元古水屋
柳荫街10号
元古按二十四节气定期更换甜品菜单。元古的甜品入口清爽,有中式甜点应有的含蓄和分寸。
元古想要讲的本也不是一个傻白甜的故事,我猜要讲的那个故事藏在老北京老胡同的一砖一瓦,一花一木中。
在设计元古时,四合院典型的建筑结构被小心保留了下来,这里有充满诗意的中式屋檐,院子中央是一棵歪着脖子的古树。与此同时,现代审美的一些元素也被融入了其中。
传统和现代在这间小小的四合院中和谐对话,这正是我无比热爱北京的缘由,这里有独一份的包容。
?
本月的点睛之笔大概是上周末在城市里的getaway。
订到了璞瑄酒店那个能看到「我眼里最美的北京城」的房间,在那里过了个周末。
周六中午check in ,周日晚饭后 check out。我在酒店房间里工作,看剧,发呆。和不同的朋友在酒店不同的餐厅吃晚餐和brunch,也去做SPA。这是我喜欢的周末的样子。
周日那天北京有雨,整个城市雾蒙蒙,湿漉漉。我窝在床上看了几集《老友记》。从卧室可以望到故宫和景山。
为什么说这里可以看到「我眼里最美的北京城」,我去过很多地方,住过很多酒店,那种灯火灿烂,高楼林立的city view说实话在任何一个现代都市都不难找到,纽约有,东京有,上海有,深圳也有,但唯独透过这家地处北京东二环,位于连接北京旧城和国贸新地标的道路中段的酒店窗户,能瞥见北京城百年间的模样,有景山,有故宫,有中国美术馆,2020年的街道转角,是老旧未拆迁的四合院。
这是全世界任何一个地方都无法轻易赏到的景致,无法轻易触到的历史的厚度和人文的温度。
一面窗,框住的不止是空间,还有时间。
以上。
仅是生活中很小的一部分,真实的五彩斑斓,照片和文字无法全部记录。
写这篇时放的是A Girl Can Dream. 心情很好。俄罗斯街头艺术诗人在城市楼宇的广告牌上写:如果可以拥抱你就好了,但是我只是一段文字。
每一个读过今天的文字的陌生人也好,老朋友也好,就当我们在七月的最后一天彼此相拥过了。
八月见。
-End-
往期推荐
点击图片即可阅读
好物推荐 | 舒服清单获奖读者是:M&N、yayn、熊大大?
做姐姐可比做妹妹自由快乐多了获奖读者是:滕飞请在后台留下邮寄地址和联系方式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