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告诉你些不知道的事情

往事如花的岁月_兰之苗


  上周驾车回了一趟北邮。
  北邮是我在北京生活的第一站。从操场到食堂、从宿舍到课堂、从浴室到图书馆、从路边的修车滩到十四楼实验室的窗口……一草一木、历历在目。
  不过现在时过境迁,物是人非了。“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学校亦是如此。当回忆成为习惯的时候,这一段经历就成为我的首选。

             (一)
  北京的夏天,炎热至极!来自上海的一位同学甚至每每到此时就会生病。而夏天也是同学一年中最为繁忙的季节——期末考试。这时能抢占到阴凉舒适的座位是每个力求考试过关的同学的愿望。在教2楼的一间大教室的角落里的座位,就是我的最佳的选择。这里背后靠窗,窗外有松树,从树的间隙,可以看见对面的住宿楼,那也是座五十年代的建筑。
  每天天麻麻亮,我就背着大书包来到这个大教室。到学期末段,已经不上早操了。可是我起得更早。要早点去抢占座位。占完座,再回宿舍洗漱,走到食堂吃早饭,买点绿豆饼之类的零食,再回到占好的座位,开始一天的学习。
  北邮是电信的工科。这里没有浪漫、没有激情,只有方程式、只有信号处理和计算机程序。头顶的大吊扇从早到晚不停地嗡嗡嗡地转,带来有限的一点凉意。教室陆续坐满了背心短裤的男女同学。即使全校的女生,也是非常少的,数都数得过来。
  学累了,我开始把目光投向窗外,寻找属于我的乐趣。对面的五十年代的建筑,可能很久以前也曾是教室,因为外观与教3楼是一样的。可现在用做了宿舍楼。在它的四楼的窗户外,有人搭了一个一米见方的鸽子窝。那就是我目光的焦点。每天总有七八只鸽子在鸽子窝上飞来飞去,还有的飞到斜顶的瓦片上,和方形的烟筒上。
  我用手支着脑袋,爬在窗户沿上,看着这群鸽子,呆呆地,一看就是半小时,再回来学习。学累了,再看看鸽子们。一天的时间很漫长,但是不知不觉地也就过去了。在北邮,我就是这样渡过了,那一个个枯燥的学习的日子。当然,换来了,一个个还不错的考试成绩。

             (二)
  燕子是北邮的图书馆的老师的女儿。认识她之前,我还是比较讨厌图书馆的老师的。
  我是学校的好学生,我从来没有什么劣迹。可是唯一的一件可能被称得上不愉快的事情,就发生在图书馆。
  那本《国际金融与贸易》我原本打算去买的,可是那个学期我已经买了大量的书籍,看看兜里不多的钞票,我就去图书馆借了这本书。上课时老师强调的概念,我用笔轻轻地钩了出来。学期末,我去还书,早已忘了这码事,可是被眼尖的图书馆的老师发现了,一定要罚我钱。那本书的标价是7块多钱,罚了我30。有了这件事,我就不喜欢再去泡图书馆了。
  偏巧的是,我认识了燕子之后的一天,她要我去她家玩,到了门口,我才想起问问她妈是哪个教研室的,她说,图书馆的。我愣了一下,想,不会那么巧吧。可是,见了她妈,我觉得是她。
  她妈每天接触那么多学生,早就忘了吧!我也没有想太多。
  跟燕子的认识,是在夏天的游泳池。那个露天的泳池,现在早已拆掉。我疯狂的游泳,没有人能知道我是那时刚刚学会游泳的。每天都去游,游到散场为止。在泳池认识的朋友,是很容易产生火花的。不久,在她家的小木床上,我们也开始练习游泳了。当时她妈就在隔壁看电视。
  她家住在三楼。阳台不大,我经常在阳台上看过往的人。有老师和学生。还有一群鸽子。那是一家在一楼窗户外养的鸽子。因为没有院子,鸽子就在外面散养着,地上散着玉米,过往的人们经过它们时,也会好奇并且欢快地驻足张望。我从来没有见过养鸽子的人,只是地上的粮食和水却从来没有缺少过。这群鸽子也不多飞,就在附近逛逛,还来我们隔壁没有封住的阳台,哼窝。
  其实,我每次去她家并不都是想去游泳,而是想去看看这群鸽子,是少了一只还是多了一只。
  毕业的日子凄凄厉厉,从她家还能看到成群的整夜不归的学生在操场上抱头痛哭。我没有。我只在一个晚上,在牡丹园租住的房子里,一个人大哭。
  上班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带着小燕逛北京的楼群。在官园鸟市对面的小区里,养鸽子的笼子,象一个个雨后的蘑菇,让人惊奇。而我,像个采蘑菇的小姑娘,在楼宇的森林里,找不到方向。终于,在一家一楼的房顶上的鸽子,让我驻足了很久。热心的大妈告诉我主人的烟店,我拉着小燕一路寻去。主人并不很热情,倒是他家的腊肠非常热情。回到他家,我也没有仔细看看他的鸽子,和他的奖杯,就买了他两只鸽子。给了他250元钱,是我第一月工资的十分之一。要了个小盒子,还要了些粮食。我把这对鸽子抱回了小燕家,放在她家的鹦鹉笼里。
  两个月过去了,这两只鸽子也不下蛋。小燕妈开始反对了,接着是小燕嘀咕了,说把她家的阳台弄脏了。我不理睬,又从朋友那里要来了三只小鸽子。最后,母女俩终于忍不住心中的郁闷,把我的鸽子,在一个下午全部放了出去。当时我在睡觉,小燕打电话说,你的鸽子我妈都放了。我说,噢……
  半年以后,我就很少去她家了,尽管她父母一直叫我去吃饭。我跟小燕说,你妈做饭真难吃,我不想去了。
  某一天,突然想起那两只大鸽子,我给那个开烟店的人打电话。他说,什么鸽子飞回来了?没有!挂了,其实我当时也没有地方养,只是问问,不是要钱的……

              (三)
  母校的操场,换成了人工草坪,没有以前尘土飞扬的场面了。游泳池拆了,那里正在修建一个雄伟的体育馆。篮球场上,依然是一群女孩尖叫着,围看无聊的篮球比赛。天空偶尔有一两只小鸟飞过,仔细看看,依然是安逸的喜鹊,和肥胖的麻雀。我想,曾经飞来飞去的鸽子们可能还在树丛中觅食吧。
  图书馆前,一个高个子美女冲我笑了笑,我也对她笑了笑。然后,目送她坐上男伴的自行车,灿烂地离开了。
  一切如旧。我转身细细看看曾经熟悉的校园,深深闻闻久违了的气息,钻进我的车子。
  该回家了。
  家里,小鸽子们还等着我回去喂食。

分享到:更多 ()

相关推荐

  • 暂无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