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告诉你些不知道的事情

一寸相思一寸灰小说全文_一寸相思的结局是什么

每个人或多或少都看过令你难忘的小说,我们经常会为它的情节所着迷,为它塑造的人物所倾心,我们会代入其中去体味主人公的人情冷暖,爱恨情仇,一部好的小说必定是让人难以忘怀的,今天小编给大家介绍下——《一寸相思一寸灰》,给大家介绍下一寸相思一寸灰小说全文,也让大家知道下一寸相思的结局是什么吧。

《一寸相思一寸灰》小说简介

《一寸相思一寸灰》是晋江写手意展眉的原创小说。首发于晋江文学网。

一寸相思一寸灰小说全文

情牵一线,他是君王!九五之尊,威仪万丈,富有天下又如何?那根红线冥冥中牵引——他见到她,他恋慕她,他想护着她,却几乎要失去她。

苏颜华,及笄之年遭遇丧父之痛。父亲临终遗言揭起她身世之谜,成为她半生挥不去的阴影。

桓宁,少年天子,冲龄践位,目睹无数争斗、倾轧、诡计、杀伐,可他心中却仍然深藏一份瑰丽的纯真。

他和她,历经宫廷恩怨,看尽朝野权谋,饱尝世间情恨,最终能否穿难越险,成就如花美眷似水流年?

 一寸相思的结局是什么

泪尽相思灰

也不知过了多久,太后方渐渐转醒过来。

她迷迷蒙蒙撑开眼睛,只觉得极远处一团亮光映在脸上,暖暖的,又轻又柔。她费力定住神,仔细打量了半晌,方看清是架上的烛光。窗外已泛起稀疏的晨意。金黄油亮的琉璃瓦之上,苍蓝色的天空一线一线,直高到眼目所不能及的地方。原来又是新的一天。她无力一声轻叹,重又阖上眼。

屋里异常安静,她听得到自己沉重的呼吸,一下一下,像宫墙夹道里的风,呼呼作响。

忽然有脚步声由远及近,缓缓来到床前。太后微微一笑,眼也没抬,只轻飘飘的道:“你终于来了。”

听说这话,来人似乎有些意外,身形一窒立在当地,良久方应声道:“是,太后。”

太后身上轻轻一颤,陡然睁开眼睛望住那人,呆了好一阵子才想起来又道:“是你!”

皇帝不知为何垂了目光,盯着脚下的金砖,低低的道:“是——”只说了这一个字却又顿住了。他无声立在那里,微蹙的眉头轻轻抖动,又再隔了好久,终究一字一顿的道:“是,是儿子,太后。”

“难得你,还肯来见我。”太后唇边挑了挑,脸上逐渐浮出一抹笑意。这笑意愈见粲然,可瞧在皇帝眼里,却没有一丝一毫的欢愉,因为他已经看见她眼中闪烁的泪光。

泪光冰冷,映着屋中黯然而动的灯火,像无数锋利的匕首,挑破他的胸膛。那是一种奇异的痛,由浅入深,又由深至浅,一遍一遍的翻来覆去只不能停歇。他瞬间咬住了牙根。可奇怪的是,等那疼痛逐渐散去,整个胸间却莫名的一阵豁然开朗。

他走近床边,在一旁的矮凳上坐下,为太后紧一紧被角,勉强笑了笑道:“是儿子太过任性了,太后可别怪罪儿子。”太后闭上眼睛摇摇头,又着皇帝轻轻点头:“皇帝宽仁,先皇他,”说着喘口气,“他果然没有看错。”一语未竟早已喘成一片。

皇帝见状连忙去端一旁的水盅。太后也不知哪来的力气,伸出枯瘦的手握住他的小臂。皇帝只得又坐下来。太后虚张着眼睛,从头到脚细细打量着皇帝,沉重的道:“你要……你要好好的,知道吗?咱们大周朝……”说着捏一下皇帝的手,却只是打颤。皇帝忽然悲从中来,茫然无措的答应着:“是,太后,儿子知道了。儿子从今往后一定好好孝顺太后。”

太后淡淡一笑,无力的闭上眼。转瞬间却又睁开眼来,喘着粗气,竭力挺直了脖子,张嘴道:“苏……苏……”

皇帝听到那个“苏”字,已料到她说的是苏颜华。他心中尖锐的一突,仿佛有一个伤口被剥去了痂皮,汩汩沁血。那血水流到眼前的床榻上,昏杂黯淡的帐沿、床围、锦被也都染上了一层殷红,诡异触目,不似人间。皇帝吃了一惊,猛然回神,方看清那是红地织金万福万寿纹的枕套在反光。

枕套兀自红亮,枕上的太后却脸色苍白,气若游丝。她的双唇已经变成晦暗的青紫色,却仍全力扇动着。皇帝连忙将耳朵附在太后嘴旁。

“她……她不是……”

屋里屋外都静得很,仿佛这世上就只剩了他们母子二人。皇帝极力凝神细听,可太后嗓子里就像被什么东西噎住了一样,那些字词语句,一圈一圈打着混,绕着弯,听不真切:“……她……是……你们……”

皇帝胡乱的点着头。他不知道自己在答应什么,可他此时除了点头答应又能做什么呢?

太后的声音愈发含混散乱,渐渐变成低沉的呢喃,梗在她的喉头:“你要……要……好好待她!”皇帝咬着牙:“是太后!”那后字仍在嘴边,他只觉得手上一松。

皇帝心中又急又痛,失声叫起来:“太后!”又转身向着外间喊:“太医!太医!快!”

守候在外间的太医们赶忙进来。院判高瑞坤打头奔至床前,顾不得许多忌讳先伸手切了脉,一张面孔顿时唬得死灰一般。他迟疑的去探太后鼻息,怔了好半晌方转过神来,朝着皇帝哀声道:“皇上,臣等罪该万死!太后娘娘她,她已经崩逝了。”

皇帝一时失神,怔怔的立在床前。屋中众人闻言插烛般齐齐跪下地去,嚎哭之声响彻寝间内外,他却直如不见,闻若未闻。

高瑞坤不禁魂飞魄散,生怕皇帝有个好歹自己脱不了干系,便大着胆子跪行一步上来,狠狠的磕了几个头,扬声奏道:“皇上,皇上请千万节哀。”

皇帝悚然清醒,又打量一遍屋中众人方想到此时应该举哀。他曲膝在床前跪下,凄声叫一句:“太后——”刹那间哽咽难言。

少时有人上来替太后整理仪容,太医跟一应闲杂人等依序退下,就连皇帝,虽悲痛难抑,也只得传旨起驾回宫。

只听小太监唱道的声音遥遥飘散开去,锦岚再顾不得其他,狠下一条心扑跪在皇帝脚边,一面哀声道:“皇上请恕罪!”皇帝心中毫无防备,仓促往后面一退,竟打了个趔趄。周勇贵眼明手快,赶紧一把扶住。锦岚见状连忙磕头。

皇帝对太后身边的宫人一向和蔼。尤其锦岚,时时处处陪在太后左右,几乎是瞧着他长大的,便更多了一分亲近。当下非但没有生气,言语中竟带了些关切:“姑姑何出此言,快请起来吧。”

锦岚却并不起身,反伏下去磕了个头:“谢皇上。”又道:“奴婢有要事向皇上禀报,苏姑娘的身世另有隐情!请皇上——”皇帝眉间一紧,打断她道:“朕已经知道了。”

“知道?”锦岚有些吃惊。

皇帝面色殊无异状,只是声音略显沉重,道:“太后临终之时已经告诉朕了。”见锦岚犹有狐疑之色,便又道:“姑姑请放心,朕已经答应了太后,一定会好好待她。”说着亲自上前搀起她,一面又道:“姑姑你服侍太后这么久,必定十分辛苦,从今往后就好好歇着吧。其余的,朕自有主张。”又转身对周勇贵道:“你们千万要仔细照应姑姑,饮食起居一应不能怠慢。”周勇贵自然满口应是,一面打起帘子让皇帝出门。

外面皇后领着各宫主位正候在廊下,远远瞧见御驾出来,连忙整容端肃下去。皇帝视若无睹,板着面孔匆匆出了垂花门。片刻却又返身回来。只见门边一个熟悉的背影扶着宫人的手缓缓起身,正是苏颜华。

皇帝本已有近一个月没见过她,此时突兀的遇着,那身姿形容,竟像片刻也未曾离开过一样。皇帝心底有一瞬间的恍惚。仿佛她还是从前的那个她,而他也还是从前的那个他。他们之间没有隔着宫廷惊变,没有隔着母债子仇,更不是同父兄妹、骨血至亲。他们只是男人跟女人,他们还有长长久久的将来,还有无可限量的明天。

“奴婢传星恭请皇上万福金安!”

尖细的女声眨眼间将他拉出幻境。他竟分不清此时究竟是现实还是梦魇。茫然抬头一望,廊下众人纷纷回身行礼,苏颜华也扶着初月的手重新肃下去:“民女苏颜华恭请圣安。”

皇帝心中愕然一痛——可惜!只可惜如今,人面依旧在,世事已全非。他眼中波光一闪而尽,极力平缓了面色向众人道:“都起来吧。”众妃嫔、宫人、太监们便又轰然谢恩。嘈杂之声让人不禁头痛欲裂。

皇帝缓步迈入门内,只瞧了苏颜华一眼便移开目光:“听说你病了,如今可好些了?”苏颜华垂首道:“谢皇上垂问。民女只是风热入邪,太医开了药,已经不妨事了。”皇帝道:“那就好。”说着一点头。

此时早天光大亮。虽说入了伏,晨间却仍有丝丝凉意。檐廊下起了微风,吹动她褴裙一角,缌麻的细幼黄色,若有若无拂在皇帝眼前。他只觉心内像有千言万语,可细一思量,又仿佛无话可说。怔了好一会儿方又道:“太后她老人家对你十分喜爱,方才临终的时候留下了懿旨,将你收为义女。这件事情,本朝虽无成例,但好歹是她老人家的遗愿,朕已经答应下了。等太后的大丧一过,便让礼部去操办。太后的意思,就封郡主,至于封号嘛,朕让他们拟旨来看,你捡一个合心意的就行。”

苏颜华愣愣的站着,也不抬头,也不应声。周遭的人没料到有这个转折,都惊得目定口呆。檐下一时风静树止,直若无人。

皇帝好似心不在焉,盯着回廊的栏杆目不转睛。只听苏颜华身前微微的“劈啪”一声,他连忙转过头,见她浑身上下并无异状方落下一颗心。忽又见她脚边的金砖地上闪闪发亮,定睛一瞧,却是小小一斑水迹。

皇帝太阳穴上突突乱跳,双手在身后交握着,掐得生疼。

苏颜华却已经跪下去,规规矩矩磕了个头,道:“苏颜华叩谢皇上跟太后的隆恩。只是,颜华乃一介乡野民女,教化未开,蒙昧无理,册封郡主恐有辱皇家体统,恳请皇上三思。”说着抬起头来。她脸上苍白憔悴,泪痕宛然,下唇深深几个牙印,几乎沁出血来,不禁让人心碎。皇帝几欲伸手去搀,终究忍住。只听她又道:“若皇上真正怜惜颜华,便让颜华从此出宫。旷野自由,无拘无束,方是对颜华最大的恩典。”

皇帝面色沉凝,牢牢盯着地上的苏颜华。苏颜华也抬头相视,从容不迫。良久,皇帝终于别过头去,声音冷涩喑哑:“也好。”叹口气又道:“册封郡主乃是太后遗愿,朕为一国之君,当言出必行。只不过,册封之后,朕许你以郡主身份,代朕巡幸咱们大周朝四围八方,山乡水野。你所到之处,如朕亲临。”

皇帝回到乾德宫,已是巳正时分。

出了这么大的事,前朝的早会自然辍去不行。皇帝却并未就此得闲。胡乱传了早膳便到暖阁处置公务。

皇家的丧葬仪礼,各品各级虽有成例可循,许多要紧之处仍需皇帝亲自定夺。礼部跟鸿胪寺的人自夜里奉圣旨入宫,庚即草拟了治丧条陈,联名具奏请旨。皇帝逐项批阅增删,发布谕令,又指派了仪注官,忙到午正初刻方歇下来。

周勇贵见机,忙奉上酽酽的翠云玕。皇帝端起来只吃了一口便撂在榻凳上。周勇贵不明所以只得小心翼翼侍立在一旁。

夏日的午间,白花花的日头从窗外透进来,晃眼的亮。四面八方的空气粘腻、憋闷,仿佛一潭死水。皇帝斜斜的歪在榻上,长久一动不动,目不转睛瞧着对面的青釉刻花插瓶。那瓶里一树玉梅傲霜吐蕊,青白花瓣,闪出温润的玉光。象玉光,也像泪光。她盈盈欲滴的泪光,仿佛就闪动在眼前。他想为她拭去,可他不能,那时不能,此时亦不能,他知道,恐怕这一生,都已经不能。

全文完

好了,以上就是关于一寸相思一寸灰小说全文和一寸相思的结局是什么的相关介绍,更多相关资讯文章请持续关注本站。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