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告诉你些不知道的事情

吹面不寒杨柳风全诗_沾衣欲湿杏花雨解释

吹面不寒杨柳风全诗吹面不寒杨柳风全诗

朱自清的(春) :“吹面不寒杨柳风”,这句话的“杨柳风”指什

问题补充:朱自清的(春) :“吹面不寒杨柳风”,这句话的“杨柳风”指什么?表明了什么?
●春风,说明春天来了
●杨柳风指得是早春的风!杨柳吐青,天气转暖,春风拂面,醉人宜人,伴着杨柳的清香。剪剪轻风细细雨,悠然徜徉春色里,何等惬意。说明了春风吹开了万物

“吹面不寒杨柳风”这句话出自哪里?整首诗是什么?谢谢

问题补充:“吹面不寒杨柳风”这句话出自哪里?整首诗是什么?谢谢
●《绝句》古木阴中系短篷,杖藜扶我过桥东。沾衣欲湿杏花雨,吹面不寒杨柳风。
●僧志南,南宋诗僧,志南是他的法号,生平不详。诗名:绝句古木阴中系短篷,杖藜扶我过桥东。沾衣欲湿杏花雨,吹面不寒杨柳风。这首小诗,写诗人在微风细雨中拄杖春游的乐趣。诗人拄杖春游,却说“杖藜扶我”,是将藜杖人格化了,仿佛它是一位可以依赖的游伴,默默无言地扶人前行,给人以亲切感,安全感,使这位老和尚游兴大涨,欣欣然通过小桥,一路向东。桥东和桥西,风景未必有很大差别,但对春游的诗人来说,向东向西,意境和情趣却颇不相同。“东”,有些时候便是“春”的同义词,譬如春神称作东君,东风专指春风。诗人过桥东行,正好有东风迎面吹来,无论西行、北行、南行,都没有这样的诗意。

吹面不寒杨柳风与下列那成语描述的意境一样a春面满风b春风化雨c春风和畅d春寒料峭

问题补充:快点
●此诗原文南宋 释志南 《无题》 古木阴中系短篷,杖藜扶我过桥东。沾衣欲湿杏花雨,吹面不寒杨柳风。 前二句“古木阴中系短篷,杖藜扶我过桥东”在后二句的夺目光彩下,似乎显得黯然失色。其实,它是衬托红花的绿叶,是“通幽”的“曲径”,是舞台上不可缺少的道具,是帷幕的徐徐升起。你看,随着诗人在“古木阴中”系下那江南特有的“短篷”──小船,随着诗人那敲击在木桥的“杖藜”的声响,你也会从漫长的寒冬里、从蜇居的斗室中,漫步出游,走在春天的世界里了。 春天,是造物主的杰作,是一幅浩渺无垠的画卷,无论你用多少笔墨去描绘它,恐怕都要挂一漏万,而诗人在这里差不多仅用了几个字︰“杏花雨”、“杨柳风”,就把春天的世界捧在了你的面前。以“杏花”、“杨柳”两个名词来作定语,就生动形象地写出了春风、春雨的特质。这雨不是盛夏的滂沱豪雨,也不是晚秋的秋雨绵绵、淫雨霏霏,而是杏花节“如牛毛、如细丝”的迷蒙春雨,像一首抒情诗,像一支小夜曲,笼罩了刚刚甦醒的万物;而那风,也不是塞北狂风,呼啸狂吼、席卷而过,它是轻柔的、和暖的江南春风,在杨柳婆娑的舞姿里,你感受着她颤动。不仅如此,“杏花”、“杨柳”还是二个美好的意象,是指引读者神思遐想的航标。 春的魅力,是造物主的作品,更是诗人审美观照的诗章。诗人用“沾衣欲湿”来写“杏花雨”,用“吹面不寒”来写“杨柳风”就不只是把春天的画卷悬挂在你的面前,而且是与你携手共入春色。不信,此时你定神寻味,一定也会感到那细丝花雨,快要打湿了你的衣衫,那伴着雨丝的春风,吹拂着、亲吻着你的脸颊。你要与诗人一起陶醉了。由此可见,答案是 (C) 说明了春天的和畅和诗意……
●“吹面不寒杨柳风”的意思是:迎面而来拂动杨柳的风轻吹在脸上,没有丝毫寒意所以应选C春风和畅:意思是微微春风让人感觉很舒服。
●吹面不寒杨柳风的杨柳风是指吹动杨柳的风,指春风。春风和畅意思是柔和的风,使人感到温暖、舒适。所以是C

沾衣欲湿杏花雨吹面不寒杨柳风表现了诗人对大自然有什么样的特殊情感

问题补充:沾衣欲湿杏花雨吹面不寒杨柳风表现了诗人对大自然有什么样的特殊情感
●沾衣欲湿杏花雨 吹面不寒杨柳风。意思是(阳春三月,杏花开放,绵绵细雨像故意要沾湿我的衣裳似的,下个不停。轻轻吹拂人面的,带着杨柳清新气息的暖风令人陶醉。)这首诗表达了作者对大自然的一种特殊感情。表达作者在春天来到时的喜悦与兴奋,及”赏玩夜忘归”的悠然.

沾衣欲湿杏花雨,吹面不寒杨柳风。?这个诗句是什么意思?

问题补充:沾衣欲湿杏花雨,吹面不寒杨柳风。?这个诗句是什么意思?
●绝句 僧志南 古木阴中系短篷, 杖藜扶我过桥东。 沾衣欲湿杏花雨, 吹面不寒杨柳风。 注释 ①短篷――小船。篷是船帆。船的代称。 ②杖藜――“藜杖”的倒文。藜是一年生草本植物,茎杆直立,长老了可做拐杖。 白话译文 在参天古树的浓阴下,系了小船,拄着藜仗,慢慢走过桥,向东而去。阳春三月,杏花开放,绵绵细雨像故意要粘湿我的衣裳似的,下个不停。轻轻吹拂人面的,带着杨柳清新气息的暖风令人陶醉 。
●吹面不寒杨柳风: 和风迎面吹来,不觉有一丝儿寒意 《绝句》 古木阴中系短篷, 杖藜扶我过桥东。 沾衣欲湿杏花雨, 吹面不寒杨柳风。 作者:僧志南,南宋诗僧,志南是他的法号,生平不详 “杏花雨”,早春的雨“杨柳风”,早春的风。这样说比“细雨”、“和风”更有美感,更富于画意。杨柳枝随风荡漾,给人以春风生自杨柳的印象称早春时的雨为“杏花雨。“沾衣欲湿”,用衣裳似湿未湿来形容初春细雨似有若无,更见得体察之精微,描模之细腻。试想诗人扶杖东行,一路红杏灼灼,绿柳翩翩,细雨沾衣,似湿而不见湿,和风迎面吹来,不觉有一丝儿寒意,这是怎样不耐心惬意的春日远足啊! 沾衣欲湿杏花雨 吹面不寒杨柳风 ———宋·释志南《绝句》(妙句之妙) 杏花盛开时节,细雨蒙蒙,衣衫渐沾渐湿,杂着杏花的芬芳;杨柳吐青,天气转暖,春风拂面,醉人宜人,伴着杨柳的清香。剪剪轻风细细雨,悠然徜徉春色里,何等惬意。 雨,冠以杏花;风,冠以杨柳。雨,是杏花浸湿过的雨,似乎更纯净;风,是杨柳筛滤过的风,似乎更清爽。杏花雨,杨柳风,把风雨花木糅在了一起,使春意的色彩渲染得更加浓重。
●在参天古树的浓阴下,系了小船,拄着藜仗,慢慢走过桥,向东而去。阳春三月,杏花开放,绵绵细雨像故意要粘湿我的衣裳似的,下个不停。轻轻吹拂人面的,带着杨柳清新气息的暖风另人陶醉。

沾衣欲湿杏花雨吹面不寒杨柳风是什么意思

问题补充:沾衣欲湿杏花雨吹面不寒杨柳风是什么意思
●沾衣欲湿杏花雨,吹面不寒杨柳风。 [译文] 春天杏花绽放,飘飞的雨丝轻轻地沾在衣服上,却不曾把衣服完全湿透;轻轻吹拂人面的,带着杨柳清新气息的暖风令人陶醉。
●作者:僧志南 年代:宋古木阴中系短篷,   杖藜扶我过桥东。   沾衣欲湿杏花雨,   吹面不寒杨柳风。赏析: 这首小诗,写诗人在微风细雨中拄杖春游的乐趣。 诗人拄杖春游,却说”杖藜扶我”,是将藜杖人格化了, 仿佛它是一位可以依赖的游伴,默默无言地扶人前行,给人以亲切感,安全感, 使这位老和尚 游兴大涨,欣欣然通过小桥,一路向东。桥东和桥西, 风景未必有很大差别,但对春游的诗人来说,向东向西,意境和情趣却颇不相同。 “东”,有些时候便是”春”的同义词,譬如春神称作东君, 东风专指春风。诗人过桥东行,正好有东风迎面吹来,无论西行、北行、南行, 都没有这样的诗意。 诗的后两句尤为精彩:”杏花雨”,早春的雨”杨柳风”, 早春的风。这样说比”细雨”、”和风”更有美感,更富於画意。 杨柳枝随风荡漾,给人以春风生自杨柳的印象称早春时的雨为”杏花雨”, 与称夏初的雨为”黄梅雨”,道理正好相同。”小楼一夜听春雨, 深巷明朝卖杏花”,南宋初年,大诗人陆游已将杏花和春雨联系起来。 “沾衣欲湿”,用衣裳似湿未湿来形容初春细雨似有若无, 更见得体察之精微,描模之细腻。试想诗人扶杖东行,一路红杏灼灼,绿柳翩翩, 细雨沾衣,似湿而不见湿,和风迎面吹来,不觉有一丝儿寒意, 这是怎样不耐心惬意的春日远足啊! 有人不免要想,老和尚这样兴致勃勃地走下去,游赏下去, 到他想起应该归去的时候,怕要体力不支,连藜杖也扶他不动了吧?不必多虑。 诗的首句说:”古木阴中系短篷。”短篷不就是小船吗? 老和尚原是乘小船沿溪水而来,那小船偏激在溪水边老树下,正待他解缆回寺呢。诗人简介: 作者资料:志南:南宋诗僧,志南是他的法号,生平不详。   志南的生活状态已不可考,他在当时的文坛上也没有“中兴四大诗人”以及“二泉先生”诸人的风头那么健。但就这短短的一首诗,就以其对早春二月的细腻感受和真切描写,把自己的名字载入了宋代诗史。   宋人赵与□《娱书堂诗话》卷上曾载:“僧志南能诗,朱文公尝跋其卷云:‘南诗清丽有余,格力闲暇,无蔬笋气。如云:“沾衣欲湿杏花雨,吹面不寒杨柳风。予深爱之。’”朱熹激赏其诗,所使用的标准是有无“书生气”,实际上是宋代诗学理论探讨的问题之一。苏轼在《赠诗僧道通诗》中说:“语带烟霞从古少,气含蔬笋到公无。”自注:“谓无酸馅气也。”可能是第一个提出这一命题。他评唐代司空图“棋声花院静,幡影石坛高”二句说:“吾尝游五老峰,入白鹤院,松荫满庭,不见一人,惟闻其声,然后知此句之工也。但恨其寒俭有僧态。”(《书司空图诗》)便明确表现了这一倾向。他的对僧诗书生气的反对,也得到了不少诗人的赞同。如叶梦得《石林诗话》卷中说:“近世僧学诗者极多,皆无超然自得之气,往往反拾掇摹效士大夫所残弃。又自作一种僧体,格律尤凡俗,世谓之酸馅气。”考察书生气的内涵,大约是指感情的枯寂,境界的寒俭之类,这本是与僧家生活和精神紧相联系的一种状态,是一种特定的“林下风流”,似乎有其存在的合理性。所以胡仔《苕溪渔隐丛话》前集卷五十七引《西清诗话》说:“东坡言僧诗要无书生气,固诗人龟鉴。今时误解,便作世网中语,殊不知本分家风,水边林下气象,盖不可无。若尽洗去清拔之韵,使与俗同科,又何足尚!”元好问在《木庵诗集序》中更直截了当地说:“诗僧之诗所以自别于诗人者,正以书生气在耳。”(《遗山先生文集》卷三十七)的确,如果我们承认生活是一切文学艺术的唯一源泉的话,那么,对那种最能反映诗僧生活状态的书生气又有什么理由不加以认可呢?苏轼诸人的说法其实是要把一切诗歌创作都纳入士大夫的审美趣味和标准中,而抹杀其应有的独特性。这一点,甚至和苏轼本人经常在诗歌理论中所表示的对多样化的追求也是不相符合的。所以,我们宁可理解为是他的一时之言,因为,从他的一些具体作品来看,也是并不缺少“书生气”的。话又回到志南的这一首诗,朱熹称赞其没有书生气,也是从士大夫的立场说的。这说明志南是诗歌创作上的多面手,不管有无书生气,僧人都能写出好诗。   注:朱文公引诗指僧志南《绝句》诗:“古木阴中系短篷,杖藜扶我过桥东。沾衣欲湿杏花雨,吹面不寒杨柳风。”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