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告诉你些不知道的事情

有关“心之声”话题讨论的成果分享之话题由来暨先行预告

有关“心之声”话题讨论的成果分享之话题由来
前几天,我们学校组织了心之声残疾人艺术团,《千手观音》就出自这个艺术团。那场演出给同学们极大的感动和震撼,但在感动和震撼之后,一些同学也有自己的思考。
其实,公开对残疾人艺术的讨论,我是有些犹豫的。毕竟那是一群经受了我们无法想象的痛苦的人,我们在旁边指手划脚未免不够人道。
但是,如何更好地对待残疾的人?怎么才让弱势群体更有尊严?这些问题,作为二附中的学生,也确实有思考和讨论的必要。毕竟,他们面临着的社会,并不是只有感动和义愤就够了的。哪怕这些质疑不对,也有很必要认真分析其中的来龙去脉。
看过我所教的三个班学生的作文后,决定与摘发我的学生的看法和大家分享。因为,从作文中我看出,我的学生都很善良,哪怕他们的一些观点需要讨论,他们都是真诚地关心残疾人的。
这个讨论的原题是这样的:
“心之声”艺术团的表演给了我们很大震撼,也激发我们的思考。比如在艺术、科学等人生成就方面,我们应该对健全人和残疾人用两种评价体系吗?比如情感上的同情和敬意可以为某人某方面加分吗?比如弱势群体需要的平等内涵是什么?用残疾作为“卖点”是否合适?还有很多问题可以思考。
以下三段可以给大家提供一些思考的话题。
观点一
感觉这场演出里面除了“千手观音”那一个节目之外,其他的都建立在“演员是残疾人”这个前提之下,脱离了这个前提,那些节目也就不成立了。换句话说,其他节目的“卖点”也在于“残疾”,这其实是件挺残忍的事,我们在不断地强调演员们的残缺,并且一次又一次地利用这种残缺。虽然这类活动的确为残疾人朋友提供了就业的机会,或者说实现梦想的机会,但我总觉得这不是我们想要的“尊重”,更不能说是平等。当我们能够忽略健全人和残疾人的差异,专注在他们所传达的艺术上时,才是真正的平等吧。
观点二
我觉得把残疾和演出挂钩本身就不合理。演出本来的目的就是展示传播艺术文化之类的,演员个人的精神境界只是附加值,它可以给演出锦上添花,却不能撑起演出的核心,展示自己的痛苦博取他人的同情基本等同于乞讨,把它称为演出都很荒唐。同时在舞台上进行展示对于身体各方面功能的齐全要求很高,残疾人从事这个本来就有障碍,对于他们来说较优的出路应该是扬长避短,比如肢体残疾不影响学习思考,那么对于大部分案头工作来说残疾的影响并不大,从这些方面来说,他们和普通人没有差别;而不必终日强调自己有劣势,和普通人划出界线来。同时演出还有宣传的效果,会让人觉得这是一个很理想的出路,反而局限了残疾人士的正常发展,就像盲人推拿流行后就让大家觉得盲人只能推拿,更何况推拿适合盲人,而演出并不适合大部分残疾人。不过也反应出大部分残疾人的生活确实困难……突然让我想起来一句话就是说 我们可以为了风骨死去,却不能靠风骨活着。在真正实现平等之前这个群体需要各方面更多的关怀和支持,但前提是健康正向的。
观点三
但是另一方面从演员的角度,我又不完全觉得他们是“被委屈”“被利用”。对于我们来说可能远达不到“艺术”水准的表演,对他们来说或许也不是,他们也需要生活。
能够达到较高艺术水平的人本就少,再加上身体的残疾,真正能在艺术上有所作为更是难上加难。但是就是对于这些达不到较高艺术水平的人,他们要生活,怎么办?除去这条路还有没有别的选择?或许有或许没有,但我们现在看到的是她们做出的决定,从这一方面还是应该理解。就像在大城市的我们深刻的批判毛坦厂中学“这不是教育。”但那里的学生却反问“我们想要考好大学,这有什么错?”
我对同学们说,以上问题和观点都是给大家讨论的话题,大家也可以自找角度。观点不拘,但必须说真话。
现在作文已收了上来,看来这个话题的确激发了学生,两个文实和一个理实的学生都有非常真切的思考,不少文章很有深度。
我将逐步编发与大家分享。最后,我也会谈我的认识。敬请期待!

分享到:更多 ()